使用外賣軟件送餐但未簽訂勞動合同,是否與互聯網公司構成勞動關系?

【經典案例】


某互聯網公司在網站上發布了外賣送餐員的招聘信息,伍某看到后通過電話聯系招聘人員,并得到工作崗位,使用公司要求安裝的外賣軟件送餐。該互聯網公司公司向伍某提供了電動自行車、工作服、工作帽,并對其進行了工作培訓。后伍某在外賣派送途中與他人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了人身損害。


伍某后提起勞動仲裁,要求確認與互聯網公司之間存在勞動關系。


公司辯稱,其承接蘇州地區的外賣配送業務后,只從事信息技術,外賣業務都轉包給了案外人某服務部,因此與伍某之間不存在勞動關系。公司為此提供了其與某服務部的《服務協議》以及伍某與某服務部簽訂的《個人運輸配送協議書》。經鑒定,《個人運輸配送協議書》中伍某簽名并非其本人書寫。


【爭議焦點&判決結果】


本案爭議焦點為:伍某與互聯網公司是否構成勞動關系?


仲裁委經審理認為,伍某從事外賣送餐工作,而互聯網公司的業務范圍為蘇州地區的外賣服務,故伍某的工作內容與公司的業務相吻合。伍某與公司均屬適格的勞動關系主體。公司主張與伍某之間不存在勞動關系,但《個人運輸配送協議書》中伍某簽名并非其本人書寫,不予采信。且一般勞動者從事外賣服務系基于對外賣行業模式的初步認識,《服務協議》系公司與某服務部的內部協議,不足以對抗外部第三人。綜上,結合公司對外發布招聘信息、發放工具、提供員工培訓等情節,認定伍某與公司之間存在事實勞動關系。


【律師說法】


互聯網經濟模式在帶來便捷、高效、自由的創新服務體驗同時,也在法律關系認定上帶來了新的挑戰。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互聯網經濟涉勞動關系認定案件。本案中,公司認為自己只從事信息技術,外賣純勞務業務都轉包給了第三方,因此與伍某之間不存在勞動關系。仲裁機構立足勞動關系具有的從屬性基本特征,綜合分析了該類互聯網企業與勞動者之間監督和管理行為,衡量勞動者在勞動過程中的受到控制的程度,確認了雙方之間存在勞動關系,在保證網絡經濟活力與保障勞動者權益之間取得了很好的平衡。


需要指出的是,勞動仲裁委或法院在確定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存在勞動關系時,會基于結構的不平等合理分配雙方的舉證責任。用人單位若基于管理者的優勢地位不與勞動者訂立勞動合同,則勞動者只需初步證明其在一定期限內向用人單位提供過勞動,受用人單位指派、管理和監督,與用人單位之間存在一定的人身隸屬關系,司法機構即可在是否存在勞動關系上作出對勞動者有利的認定。為保證互聯網經濟的健康發展,建議符合勞動關系條件的互聯網企業與勞動者依法及時訂立書面勞動合同,在享受互聯網經濟模式帶來的紅利之時,主動承擔社會責任,給予勞動者充分的勞動保障。


*案例來源:中國法院網撫州法院  有刪改


内蒙古11选5遗漏值手机版 广东十一选五 雷速体育视频直播无法加载 11岁如何赚钱 青海十一选五 自媒体与网站哪个赚钱 随州万聚卡五星麻将下载 河北20选5 用过网络赚钱 鱼疗店赚钱 宁夏11选5 网络捕鱼棋牌游戏大全 业余 赚钱 编程 国际足球直播预告 用面包车摆摊赚钱吗 什么时候短线大概赚钱 天津十一选五